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 秀萍的博客

告诉你一个真日本

 
 
 

日志

 
 

中国文人沉重的叹息-读亦夫小说迷失有感  

2008-09-27 20:53: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口气读完了亦夫的新作《迷失》。随着眼睛扫过最后一行文字,不觉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在他那轻松的文字叙述后面,隐藏着的是对中国古老文化流失的悲叹,也是对现代文人命运的无比关切和同情。针砭时弊,又切中现代人精神危机的三寸,亦夫通过他笔下的人物击中现代社会最令人担心的弊病。

  在亦夫的笔下,每个人物都是一类人的代表,一个时代的符号,一种精神的象征。那诙谐幽默的文字,在让人忍俊不已,被迫一笑的同时,体会出生活中的一股辛酸和命运多瞬的无奈。文仆是一个怀才不遇的作家。他呕心沥血写就的文艺作品既使被权威评论大师誉为杰作,但是却分文不值。为了这本《新窦娥冤》,作家文仆不仅无钱养家糊口,让下岗的妻子沦为清洁工,也让自己尊严扫地,差点沦落为无聊传记的廉价写手。文仆的作品名字起名《新窦娥冤》也体现出作家的深刻寓意,文仆本身就是现代窦娥,他的命运也是现在作家的缩影。而相反,一个曾经什么都不是的小混混胡一伦却凭着一张三寸不滥之舌,靠着老丈人的人际关系网就呼风唤雨,平步青云。香车美女,日进万金。如果说文仆是现代作家迂腐的化身,那么胡一伦就是不学无术的代表。一雅一俗折射着现代社会分配的不公平,寓意深刻。

  野老一个出神入化的画家,他身上体现的是传统中国道家文化豁达、超脱的美德。对人宽宏,讲究孝道,不求名利,只图快活,自在。他的所为折射出现代社会的虚伪和浮躁。他的返璞归真让围绕着他周围的现实社会显得如此功利和毫无道德。俗世的人们舍弃精神道德转而去追求金钱,而野老的外国朋友兰德福却对中国文化痴迷到了疯狂的地步,以至于他也无法读懂现在中国人了。这实在是一处妙笔,作家似乎在通过拉德福这个老外的存在促读者深思,正在逐渐被中国人唾弃的中国传统文化和美德却让老外倍加尊崇,趋之若鹜。

  

  亦夫小说《迷失》的主题虽然是文化人,但是围绕着文人的其他人物所体现的正是目前中国各个阶层深刻问题的代表。现代夫妻之间已经不能像过去那样相濡以沫,白头到老,而是各怀鬼胎,互有秘密。郝编导和他妻子刘颖便是这一现象的典型。文仆的妻子小秀属于贤妻良母,忍辱负重地承载着现代下岗女工的所有烦恼。而野老的妻子卜红则述说着无性夫妻的无奈。野老虽然超凡脱俗,拥有一切,但是他却不是一个好的丈夫。在我看来,这也是中国文化因素的使然。亦夫通过塑造野老这个特殊的人物,在肯定了中国文化中良好部分的同时,也通过卜红的遭遇对中国文化提出了批判。大学生范倩倩的命运则对现代女大学生敲响了警钟。崇洋媚外是要付出代价的。

  读着《迷失》诙谐地故事,耳边回响的却是当代文人沉重的叹息。《迷失》也是作者对中国现代社会精神荒芜的痛烈批判和不安。

  评论这张
 
阅读(46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